密碼:

趙雯:愛國憂民、行愿無盡的上海歲月、上海情


匆匆又到伯父趙樸初先生的逝世日,世事如濤,心事如潮。

年末歲初,為確保“薪火傳承、后繼有人”,我承繼伯父無盡愿,主動提前辭去上海市政協副主席、九三學社上海市委主委職務。

抗疫期間,在日夜關注、關心、激勵武漢抗疫前線的同時,為籌備并確保紀念樸老逝世二十周年 《無盡意——趙樸初書法藝術展》如期舉行、《無盡意——趙樸初書法藝術精粹》紀念冊如期出版,我和上海博物館的同志們一起,學習樸老文集,對照樸老年譜,參閱紀念文章,撰序言、選展品、校釋文……殫精竭力,不舍晝夜。

百余日中,反復拜讀伯父的文章詩詞,回憶他波瀾壯闊的一生,特別是在上海生活、戰斗、工作的漫長歲月,他對上海深沉的熱愛之情,令人難忘、令人感動,崇敬之心、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向佛之心,抗日之行

吟誦著“江南五月風如雨,一路山花醉眼看”,十三歲的伯父負笈至上海。自此,母親的好友關靜之照顧他的生活、待之如母,母親的好友之弟關絅之引導他信佛、嚴格如師。

伯父稱關靜之為大姨,稱關絅之為舅。1935年,關靜之六十歲生日,二十八歲的伯父作詩慶賀:“憶昔初游學,辭親遠拜姨。始勞雙手接,忽已十年馳。愛護真逾己,癡愚愧比兒。行行皆寸草,處處是深慈。”1999年,紀念關絅之誕辰一百二十周年時,伯父為之撰聯曰:“名將之裔名儒之子威德永承君子澤,佛法弘揚佛門弘啟教誨不忘菩薩行。”并稱:絅老為漢將關云長之后……弟之信佛,實受絅老之啟發,此德不可忘也。伯父對情同家人、奉若父母的兩位老人,終生尊敬有加。

母親的佛緣,絅老的引導,九世班禪的灌頂,伯父師承圓瑛法師,皈依佛門,成為虔誠的居士,中國佛教會的秘書。

1987年7月,伯父曾回憶起抗戰初期救助難民、參與抗日的難忘往事:九一八事變后,我這個虔誠的佛教信徒接觸了一些進步人士,關心、參加抗日救亡運動。1936年發起“中國佛教護國和平會”。護國是佛教用語,意即抗日;和平,指的是反對內戰。我擔任總干事。1937年上半年,我只有三十歲,擔任中國佛教會的主任秘書(即現在的秘書長)。上海慈善團體聯合救災會成立,我被選為常務委員,駐會辦公。七七事變后,慈聯會就在仁濟堂開始辦公。8月14日,由鄰區進入租界的難民擠滿了仁濟堂前的云南路。下午,大世界上空落下一顆炸彈,訇然巨震,社會局的工作人員全往外跑了,千余難民擁擠街頭,哭聲響成一片……我和吳大琨各執一面紅十字小旗,走出去對難民們說:“跟我們走,我們找地方安頓你們。”這時天色已晚,我倆帶著難胞沿著云南路西藏路一直往北走,首先走到寧波同鄉會,又率領難民到了金城大戲院、天蟾舞臺、共舞臺等處,都占領了下來。這一夜,就這樣找到了十多個收容難民的地方,安頓大家。第二天,屈映光、黃涵之幾位老先生來了后,決定在慈聯會下設立一個救濟戰區難民委員會,統籌辦理難民的收容救濟工作。我以慈聯會常委身份兼任救委會收容股主任。慈聯會建立的難民收容所先后有五十多個,收容難民約五十萬人次。

一些老黨員如曹荻秋、劉述周、陳國棟、韓念龍等都在難民收容所做過工作。楊堤同志是當年一個難童教養所的優秀少年。那時候,上海地下黨處于秘密狀態,我做難民工作的四年里,沒有一個人暴露自己的黨員身份。有一個叫方知達,這名字就是我起的,后來當了中央統戰部的副部長,還有周新民(現名周克),也是我給他起的名字……難民多是從郊區來的農民,工廠來的工人,其中有許多好的年輕人。當我知道新四軍成立的消息后,心中不禁一動……船既然可以來往運貨,那當然也可以運人了,是否通過這個途徑把這批人送到新四軍去?1938年初,慈聯會租了一條英國船,我們把這批青壯年、少年難民中的優秀分子和不少收容所里的干部組織起來。到了溫州后,由朱啟鑒、湯鏞帶隊前往新四軍軍部。“文革”后我才知道,當時黨中央表揚了這件事。

1938年,伯父曾作詩:“揮手汽笛鳴,極目樓船遠。談笑憶群英,怡怡薪與膽。雄風舞大旗,萬流歸浩漢。同彎射日弓,待看乾坤轉。”紀念“送其中優秀者及收容所干部,經溫州前往皖南參加新四軍”的難忘經歷。至1993年,猶憶及此事,謂“昔年墮一牙,埋至盲圣墓。今朝又墮一,將以盟黃浦。五十五年前,于此送朋侶。群英得長纓,大助軍威武。平生此兩事,差可告父祖。”

1941年,作《哀辛士》(辛士為新四的諧音),有云“逼窄江南客后死,彌天淚雨望中原”,批判國民黨反動派消極抗日、制造“皖南事變”,表達自己憤慨之情。

抗戰勝利后,伯父痛恨國民黨反動獨裁的黑暗統治,積極參加爭取民主、反對內戰、解救民眾的愛國民主運動。1945年12月30日,與馬敘倫、雷潔瓊等在上海創立以“發揚民主精神,推進中國民主政治之實現”為宗旨的政黨——中國民主促進會。

恰如當年上海地下黨的一位領導所說:“那時黨要做的,趙樸老也在做;趙樸老做的,也符合黨的需要。在工作實踐中,他的影響越來越大,很多工作自然需要他去做。”

在上海,伯父展示了一個革命者卓越的組織能力和動員能力,展示了一個佛教徒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濟世胸懷。

救濟難民,一塵不染

1948年春,上海各界人士成立了上海臨時聯合救濟委員會,一致推舉伯父任總干事。負責收容難民,維持治安。

為迎接上海解放,伯父組織佛教信眾在玉佛寺舉行座談,闡述黨的政策,保護寺院和圓瑛法師等高僧大德。

新中國成立前夕,伯父作為中國佛教界的代表,出席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參與了《共同綱領》的制定。

上海解放后,伯父負責華東生產救災的工作,安置游民六十萬,給以衣食和醫病,對其進行教育和技藝培訓,幫助他們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

抗美援朝期間,伯父組織成立上海市抗美援朝分會佛教支會,號召佛教徒捐獻“中國佛教號”飛機,支援抗美援朝。

1950年,伯父遵照華東軍政委員會和上海市軍管會決定,出面與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交涉,將該署所有援華物資接收下來,并負責管理,作救濟之用。這批物資數量龐大,種類繁多,救濟面廣,管理工作極其繁雜,極易出錯。“三反”運動時,上海、華東局和中央為此對伯父進行三級審查。復查賬目、檢點實物,條分縷析、查明去向,結果分毫不差。事實證明,伯父兩袖清風,廉潔奉公。為此,周恩來總理贊揚他“一塵不染真難得”,并決定調他進京。

心系上海,念念不忘

伯父是舉世聞名的詩詞大家、書法大家,自謂“暫借舊碗盛新泉,更存薪火續燈燃”。盡管離滬后公務繁忙,但始終心系上海——他的第二故鄉,常為上海題聯作詩,寄托思念,留下篇篇佳話。

他關心上海佛教發展。為玉佛寺、龍華寺、圓明講堂等佛教場所題聯,愿“慈視眾生,世世不離菩薩道;修習六度,念念相續普賢行”,期“到此認清凈法身,騁般若之青獅,乘三昧之白象;鄰近有嶙峋忠骨,觀桃花兮碧血,仰塔波兮赤烏”。為重修沉香閣作頌:“欣逢盛世,紺宇重興。瑞像莊嚴,戒香普熏。愿祈慈眼,等視群生。常調玉燭,妙轉金輪。”為諸多寺廟題匾、題詞,以此弘揚佛法,引導信眾。1989年6月回上海,視察圓明講堂、靜安寺、沉香閣、慈修庵、佛教居士安養部等寺院道場,他高興地說:“我在崇明的一座尼眾寺院門墻上看到‘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八個大字,覺得很有意義。只有努力莊嚴國土,利樂有情,把自己的國家變得清凈美好,人民善良幸福,才能實現‘佛日增輝,法輪常轉’的愿望。”他與居士們座談,指出“上海佛教界團結的問題很重要。團結問題,有兩個條件:一是廟像廟,僧像僧,果能做到這一點,信眾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就加強了;二是護法居士要懂得善巧方便,凡是有利于團結的事,我們就做,不利于團結的事,我們不要做。”他接受禮請,擔任上海佛教居士林名譽林長,殷殷囑托眾居士“互助無諍,團結第一”,贊嘆居士“莊嚴佛土琉璃光,奉行眾善福無量。天龍八部皆歡喜,晝夜六時恒吉祥”。1990年為覺園佛教居士林題聯:“大悲方便,現居士身,廣度有情同登正覺;水鳥樹林,說上乘法,當知是處不異祇園。”

他懷念上海老領導、老戰友、老朋友。他敬仰宋慶齡,不忘當年參與她領導的將保衛中國同盟改組成立中國福利基金會工作,挽之曰:“三十六年前事,依稀如昨。……每到鬼怪亂舞,雷音磅礴。雍容意態,豈止雄巾幗。翻往史,數哀榮,第一個。”他與老領導、老市長、老朋友陳毅情深誼厚,“豈徒知己感”,在陳老總生前,以棋為媒三度為之題詞,贊陳老總“乾坤黑白,盡掃尋常格,奇正相生神莫測,一著風云變色”。陳老總逝后,又悼之曰:“殊勛炳世間,直聲滿天下。……慟哭非為私,風雨黯華夏。”他還參與《陳毅詩詞》編輯,念念“廿年如夢,人去情偏重”。他敬魯迅“月印千江餉當世,髣髴九原人復起。彷徨荷戟,朝花夕拾。無奈千紅碎”;懷郭化若“將軍儒雅謙自抑,文質彬彬世罕匹。惜哉十年內亂后,久別不期成隔世”;題魏文伯紀念集“神期恒若存,德音初不忘”;題許廣平文集“想當年荷戟彷徨,賴有斯人相濡以沫;看今日舉旗奮進,讀茲遺集更策將來”;哀陳同生“經霜知勁骨,蹈火見精誠。俯首為牛從孺子,豈期鬼蜮相乘”;贈周克、丁瑜伉儷“初相見,五十八年前。薪膽同仇孤島窄,乾坤放眼草廬寬。舊夢起狂瀾”;憶李伯龍“締交抗日戰爭時,救難童培育英才”。與老居士信函往來不斷。

他關注上海文化發展。勉上海辭書出版社:“賞奇析疑得修綆以汲古;識名了義賴明燈之照幽。”勵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三十年流通教材,普應群科,匯百川而成大海;千萬卷提倡學術,精研至理,攀九仭以造高峰。”為《文匯報》鼓勁:“當年射日彎弓,為民吐氣如虹。經歷風波種種,喜看奮勇。”為上海慈聯中學加油:“五十年前孤島,紅星照耀慈聯。……今日長風闊浪,龍飛萬里無前。”

他祝愿上海更快發展。登南浦大橋,放眼兩岸風光,高歌“南浦橋頭縱目觀,百年初見海天寬。……萬噸樓船過胯下,千尋鐵索系云端”。題字《上海灘》,期盼“萬里長江龍有首,千秋盛業馬當先”。

他不忘龍華烈士。一曲“桃花紅雨英雄血,碧海丹霞志士心。今日神州看奮起,陵園千古慰忠魂”,長歌當哭,遠望當歸。

詩言志,歌詠懷。伯父為上海所作詩詞,所題匾聯,字里行間,情深深,意切切,是思念,更是報恩。真可謂弘法利人天,報恩無窮已。

花落大江,乘蓮西去

回首波瀾壯闊的九十三度春秋,“曾助新軍旗鼓振,力摧謬論海天清。千秋盲圣敦邦誼,往事差堪啟后生。”伯父難忘發心向佛,盡六十余載弘法護教、慈悲利世不懈修為,源在上海。難忘與共產黨人相識相知,捧一腔熱血愛黨報國、弘教愛民,風雨同舟、肝膽相照,情誼始自上海。

2000年5月21日,懷著“花落還開,水流不斷”的信念,伯父于北京醫院示寂。

2001年6月1日,伯父骨灰飛抵上海,安放在龍華古寺的靈堂中,正中高懸伯父親書“明月清風,不勞尋覓”遺言,兩壁“緇素表率、道范楷模”八個大字,伴隨著鐘聲、磬聲、誦經聲,向伯父表達著四眾無盡敬仰與哀悼。

6月2日,伯母親捧骨灰,登船駛出吳淞口,含淚將伯父的骨灰和瓣瓣鮮花,撒入長江出海口的滾滾波濤中。

浩瀚江海,朵朵祥云,送伯父乘蓮西去。

一代宗師,道融真俗,千秋功業,國念股肱。

思念中,二十年過去。

此時此刻,遙望九天,在慈悲濟世中得到永生的伯父,正觀照中華大地,悲憫人間蒼生,期盼著五洲泱莽,砥柱中流,燈塔高標,誓把魔氛盡掃。

朝天報,庚子之戰,賴習近平總書記掌舵黨中央,高瞻遠矚運籌帷幄,軍民同心,舍生忘死,奮勇抗疫,贏得病毒被控、萬象復蘇,神州大地風景獨好。

侄女謹以此為瓣香之獻,告慰伯父。(作者為全國政協常委、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

趙樸初書法作品——扶風法門寺佛指舍利出土贊歌(1987年)

趙樸初書法作品——百花令(1962年作,1985年書)均選自上海博物館《無盡意——趙樸初書法藝術展》

 

 

金沙娱城app官方下载 招财鞭炮如何赢钱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体彩 超级大乐透 500万足球彩票比分 比特币购买教程 今晚福建31选7走势图 网上买快三彩票会坐牢吗 江苏极速快乐十分平台 p3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 甘肃11选5走势图遗漏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安卓手机捕鱼游戏千炮 牌九压庄要领 东方6+1投注截止 ds视讯真人 澳洲幸运5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