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劉忠范等:建言十四五 推進科技創新


原標題:建言“十四五”|民主黨派成員支招科技創新

“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加快建設科技強國。”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專章部署“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并將其擺在各項規劃任務首位。這充分彰顯了黨和國家對“十四五”時期創新引領發展的高度重視,明確了加快科技創新的主攻方向,為加快建設科技強國提供了重要路徑。

  如何認識科技創新的重大戰略意義?怎樣夯實科技自立自強根基?建設科技強國面臨哪些挑戰?民主黨派成員有何對策建議?圍繞“加快建設科技強國”這一主題,部分民主黨派專家學者接受《團結報》記者采訪,暢談了他們的思考和建議。


圖片

本期嘉賓

圖片


圖片

劉忠范 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九三學社北京市委會主委,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石墨烯研究院院長

圖片

尚進 民革黨員,《中國信息界》雜志社社長、中國信息界發展研究院院長

圖片

嚴景華 民革黨員,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




把國之重器掌握在自己手里


  
  記者:《建議》將“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擺在各項規劃任務首位,強調“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您如何看待這一重大戰略部署?

  劉忠范: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了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深入實施科教興國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加快建設科技強國。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深感振奮,如沐春風;也深知使命重大,挑戰巨大。科技自立自強首先要夯實根基,培育創新沃土。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國科技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甚至引起了部分西方國家的恐懼和敵視。科學應變,主動求變,從體制機制改革出發,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將是“十四五”乃至更長歷史時期內的重大任務,也是化危為機的“牛鼻子”。

  尚進:《建議》強調“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加快建設科技強國”,我認為意義重大。中共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對于國家來說,科技創新應該是一個能夠支撐和引領國家現代化建設的龐大體系,我們目前在某些領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但在全球創新產業鏈中仍不同程度面臨“卡脖子”問題,在全球科技創新體系中仍未擺脫受制于人的尷尬局面。正如國家發展必須成體系一樣,創新也必須成體系,只有這樣才能“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通過完善國家創新體系,企業才能更好地找到創新的方向,找準自身定位,并形成合力,把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度。

  嚴景華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深刻把握住國內和國際兩個大局,將“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擺在各規劃任務的首位,無疑扭住了“十四五”期間乃至今后更長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牛鼻子”。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已經成為我國當下社會的主要矛盾,基本實現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建成現代化的經濟體系等,都是為了解決這一主要矛盾。這五大領域的現代化必然以實現科學技術的現代化為重要保證。只有科學技術不斷突破,才能實質性地帶動上述五大領域的系統性創新。歷史的發展證明,科技的突破創新必須建立在我國自立自主的基礎上。科技乃國之重器,只有掌握在我們自己手里,才能真正構成我國發展的戰略支撐。




讓創新能力和創新意愿有機結合


  
  記者:結合國際國內形勢和您的研究觀察,您認為我國在“加快建設科技強國”的過程中,面臨哪些突出挑戰和瓶頸制約?

  劉忠范:創新資源的碎片化傾向須引起重視。傳統的思維慣性和政績觀,加之計劃經濟的影子,讓人們喜歡關注“增量”,熱衷于建設新的創新機構。如果把每個實體創新平臺比作一個“樁子”,各級政府部門都熱衷于立自己的“樁子”,導致樁子林立,形成過度分散的科創資源。而作為科技創新主體的“人才”,需要依附于一個或多個“樁子”。這種“一女多嫁”的結果是要付出代價的,頻繁的評比檢查和文山會海耗費了大量的精力,讓人更為急功近利,難以靜心科研,進而造成科技界浮躁的現實。

  創新能力和創新意愿的割裂問題,同樣值得警惕。國企和央企往往有創新能力,但創新意愿不足,因為科技創新是對未來的投資,難以體現當前的政績。而多數的私企和民企有創新意愿,希望擁有獨一無二的核心競爭力,有意愿對自己企業的未來投資。但大多情況下缺少創新能力,因為首先面臨的是生存問題,沒有足夠的實力,怎敢對未來做實質性的投入。如何從體制機制改革上下功夫,解決創新能力和創新意愿的割裂問題,是改革的深水區,也是必經之路。

  尚進:完善國家創新體系,推進有序化建設至關重要。我們看到目前在我國創新主體層面,最大問題是“各干各的”,首先,部分科研院所攻堅的方向有些是雷同的,大家相互之間沒有默契,缺乏配合。這種情況下,不但耗費了國家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甚至在推動成果落地和標準制定階段出現相互拆臺現象。其次,企業層面的創新也有些“雜亂無章”,由于我國知識產權保護體系還不完善,“你抄我、我抄你”現象嚴重,導致大家對實際意義的創新缺乏信心,更加注重流量和“賺快錢”。此外,從歷史經驗上來看,中小企業是一個國家推動創新發展的核心力量之一。而新經濟領域,一些壟斷性企業有時會利用各種手段擠壓中小企業的創新和生存空間,這個趨勢需要警惕。

  嚴景華:第一,科學研究的基礎隊伍還有很大的優化空間。目前,我國頂尖的本科院校的畢業生,有不少選擇去了國外,繼續深造或就業。相對基礎最為厚實的群體去了國外,而留在國內從事科學技術研究和轉化工作的,往往是一般本科類學校的學生,即便是科學院這樣的科研國家隊也是如此。

  第二,我國各學科的基礎研究仍然不足。雖然國家愈加重視基礎研究,但受人才流向的影響,我國在基本原理、基本方法等領域普遍缺乏原創性的突破或重大成果,這就難以引領一個學科或一個產業系統的創新發展。

  第三,科學研究的硬件和軟件都存在“卡脖子”問題。比如重要的科學軟件、重要的學術期刊、關鍵的科研設備、特異的試劑材料等,我們多數還得依賴國外。而這是整個創新的基礎問題之一,一旦關鍵時刻被“卡脖子”,其對一個學科、一個行業的破壞力是不可估量的。

  第四,科研人員唯“影響因子”高低、唯論文多少論英雄之風太盛。其直接結果是,不少科研人員眼中只有自我功利,沒有國家需要。




做好科技創新政策機制頂層設計


 
  記者:對于“十四五”時期如何加快建設科技強國,您有哪些對策建議?

  劉忠范:一是做好科技創新資源的頂層設計,明確各類科技創新平臺的角色定位,避免過度的功能重疊和碎片化現象,同時盡可能避免科技人員“一女多嫁”和“強者通吃”的問題。

  二是制定國企、央企的研發投入紅線,確保面向未來的核心競爭力;同時加大對私企研發投入的政策傾斜,讓更多個“華為”成長起來。

  三是制定真正可落地的政策,切實減少科技成果評價和人才評價過程中的行政參與,充分發揮學術共同體的作用。

  四是強化市場牽引的產學研協同創新平臺建設,鼓勵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政產學研協同創新機制。

  尚進:第一,進一步完善國家創新體制機制方面建設。既要明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頂層設計,也要拿出實現的路徑和時間表,在各個層級上搭建平臺,統籌協調包括科研院所、國企央企、中小企業在內各個主體積極參與到創新過程中去。

  第二,要從上到下積極營造健康的創新氛圍。從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到反壟斷,再到出臺一系列利好于創新主體的政策。

  第三,抓好創新政策實施過程中的監管工作,讓每一分錢真正用在創新上。

  第四,人才問題既是老問題,也是新問題,我們現在不缺高學歷人群,缺的是真正能夠適應創新發展的專才,因此要主動去打破過去產教分家的傳統,積極開展產教融合,為國家創新體系提供真正“用得上、用得好”的人才,不要唯學歷論,更不能唯職稱論。

  此外,圍繞國家創新體系建設,還應形成一個包容性強的多元共建、協同共治的格局,注重鼓勵民主黨派、具有實力的行業組織等發揮作用。

  嚴景華:建議在“十四五”規劃的基礎上,制定國家現代化建設中長期科技計劃,在重大科技方向和學科建設、基礎人才隊伍建設等方面做好系統性的規劃和政策配套。除了留住我們自己培養的人才,更要面向全球引進英才。

  同時,建議堅決破除唯“影響因子”高低、唯論文多少論英雄的風氣。國家要鼓勵科研人員時刻面向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戰略需要、面向人民生命健康,唯真求實,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寫在祖國的大地上、山水間。

  此外,建議集國家力量打造權威的科學技術信息交流平臺,高標準、嚴要求、可持續地保證高端科技信息的順暢交流。以此逐漸擺脫長期以來我國科技信息交流對國外交流平臺的依賴。(周福志)



金沙娱城app官方下载 安徽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极速飞艇全天计划群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手机 彩金捕鱼ol 免费中彩票 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器 体彩刮刮乐保底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澳洲幸运5彩票开奖查询 北京pk10官网网址 股票客户端哪个好 吉祥棋牌下载手机版 长春微乐麻将免费下载 试机号分析 bg大游娱乐官方网 河内5分彩平台 1990